每一碗鲜美的菌汤泡饭,是自然的恩赐,人家烟火

电视资讯 浏览(570)

   22:30

  来源:相约贵阳

每一碗鲜美的菌汤泡饭,是自然的恩赐,人家烟火

  我是极爱吃菌子的。所以每年初仲夏,野生菌子萌生的雨季,我总爱去云南,让朋友带着去吃几日的鲜。新采的菌子,怎么做都好吃,最简单的清炒,就鲜的让人眉飞色舞。有时候甚至鲜的让人吃完了仰着头看太阳,竟有些眩晕的迷幻。

  

  有一次去贵州,朋友带着去布依族和苗族村寨去吃菌子,这时我才知道,原来贵州也有这么好的菌子,想想也对,同处于暖洋气侯,同是山峦连绵,植被茂密,同是潮湿温润的气候,所以,贵州的菌子比起云南的菌子来,并不逊色。而且没想到的是,贵州人对于菌子的喜爱,也是同样的痴迷。

  

  

  最让我忘不了的,是村寨里的一个老婆婆用一只走地鸡和她亲自进山采摘的各种菌子在一起煲的一锅菌汤,鸡斩块洗净了,放入一只大砂锅里,添一勺清甜的山泉水,盖上锅盖儿,用最微弱的小火,慢慢的煨炖。就这样小火咕嘟着,慢慢地咕嘟着,待一锅高汤煨炖得鲜味尽出,开盖儿,把各种菌子大把撒进,再煨炖良久,待到菌子的香气融到了鸡汤中,待到菌子也染了鸡汤的油脂香,仅仅用盐调调味道,一锅香浓鲜美的菌汤,就好了。

  

  

  

  那个鲜呀,这碗菌汤,未饮便已垂涎三尺般扑鼻的香。入口,清甜鲜美的菌香在鸡汤中毫不掩饰的跳跃出来,馥郁鲜美,滋润销魂,顺喉而下,像是清风吹过山野,恹恹欲睡的味觉刹那间便苏醒,像一朵花儿,绽放在夏日的味蕾之上了。

  

  

  喝完菌鸡汤,热情的老婆婆又用菌汤泡了一碗米饭端来吃,热腾腾的米饭遇到热腾腾的汤饭,立刻变得鲜香横陈,奔放热情, 其实,作为一个北方人,我是不太爱吃米饭的,总觉得吃不饱。而这碗鲜香浓郁的菌汤,让我爱上了米饭。

  

  后来又有一次去贵阳,朋友知道我爱吃菌子,就带着去吃一家叫“菌师傅”的菌汤捞饭,突然让我找回了以前去村寨吃的那碗菌汤泡饭的感觉。

  

  

  用散养的走地鸡和丰腴肥美的鸭子,还有大猪肘子和贵州威宁的火腿一起熬炖的高汤,再加入各有各的鲜滋,各有各的美味的各种菌子,煲煨出一锅鲜美而又馥郁的菌汤,再用一只碗,盛一碗白米饭,舀上两勺菌汤,搅拌匀了,就是一碗菌汤捞饭了,粒粒分明,颗粒饱满的米粒儿,在菌汤里洇染了清雅的菌香,还有鸡鹅肘子火腿的荤香,却丝毫掩盖不了菌子自带的鲜甜,一碗菌汤饭,在舌尖,像一个清秀的女子,突然变得风情万种起来,虽然简单,却别有一番滋味鲜在心头。

  

  

  突然就想起了苏轼的一首词《浣溪沙·细雨斜风作晓寒》。“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这碗菌汤泡饭,让我想起了贵州村寨,想起了那个老婆婆,那炊烟升起的灶台,那碗鲜美的菌汤泡饭,自然恩赐,人家烟火。

  永远难忘。

  菌师傅菌汤捞饭(亨特)

  文昌南路18号亨特3楼

  菌师傅菌汤捞饭(中山西路)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菌子

  菌汤

  贵州

  汤泡饭

  亨特

  阅读 ()

达到当天最大量